厦门到福建福利彩票中心 > 都市小说 > 娇宠悍妻:将军,来种田! > 528、大字不识的粗鄙乡下女

彩票中心一周六版胜负彩: 528、大字不识的粗鄙乡下女

  户部侍郎在京城也算是个不错的官职了,白悠悠以前一直都是被众人捧着的,现在突然变成被指责的,她心里哪能受得???

  不过惹不起还是躲得起的,白悠悠理了理衣衫,勉强笑道:“我家姐姐有些事耽搁了,应该也快要到了吧?姐姐是第一次来悦风诗社,怕是再找不到咱们,我这就去门口迎迎她?!?br />
  明明是要遁走,还编了个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。

  云舒笑道:“二小姐真是,莫不是你们白家连个能使唤的丫头婆子都没有?还非得劳动你去门口接人?”

  本想夸赞白悠悠细心体贴的小姐们顿时闭了嘴,一边是郡主,一边是侍郎的女儿,即便心中有别的想法,她们也不敢当着宁安郡主的面说出来??!

  白悠悠一时语塞,良久才笑道:“姐姐第一来这样的地方,我是怕姐姐被人给冲撞了,这个时候,我这个当妹妹的自然是要过去接一接的?!?br />
  云舒点点头没再说什么,转而继续跟秦雨露冯若诗说话去了。

  白悠悠经常来参加这里的诗会,对悦风诗社早就了解极了,从园子里出来朝着门口的方向走了一会儿,便转身拐进了一个小道上,朝着一边的厢房去了。

  身后跟着的小丫鬟不禁道:“小姐,这不是去大门口的方向??!”

  “当然不是去大门口!难道还真的让本小姐去迎接那个乡巴佬?!”白悠悠拽着帕子,气得不得了。

  诗会再有一会儿便开始了,此时的厢房里没有几个人,白悠悠进了最里边的一间,待丫鬟关上了门便使劲儿敲着砸着榻上的软枕出气。

  几个丫鬟都是自小就服侍着她的,自然知道白悠悠这般生气是为了什么。

  其中一个叫百合的丫鬟赶紧倒了杯茶送过去,劝道:“小姐莫生气,气坏了身子最后不还是让她们几个人看笑话吗?”

  “不气?哪能不气?”白悠悠扔了软枕,坐正了身子,一把接过那茶水便灌了一口,只是茶水有些凉了,她喝了一口便不再喝,赌气似的又塞进了百合的手里。

  百合垂了垂眼皮,道:“小姐,等下大小姐若是真来了可怎么办?她若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您冒名下请帖的事给说了出来,那小姐您的脸面就你真的没了?!?br />
  白了她一眼,白悠悠道:“担心什么?你以为范嬷嬷为什么会亲自回去?还不是回去跟母亲商议此事了?放心吧,只要那女人肯来,今日我的面子便能保??!只是……”

  一想到被云舒带着那么多人叫自己白二小姐,白悠悠便觉得心里堵得慌。更气的是,她还让众人一起嘲笑自己,甚至还在冯宇谋和彭振远的面前让自己丢脸!

  “旁人也就罢了,居然让冯将军和彭大人看去我的笑话,这才是最丢脸的,最丢脸的!”

  白悠悠一心想着找个好郎君,她之前也属意过风吟,不过她并不是没脑子的,知道风吟的性子还是家世都不是自己能够攀得起的,所以也只是起过这个念头罢了,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  她也不想嫁给皇子,因为说有的皇子都没有只娶一个妃子的道理,她可不想跟那么多女人共同分享一个男人。

  所以即便白韩氏给她找了不少好人家,但她一直都没有挑到一个心仪的,直到那日彭振远当街救下了白曼,她才猛然发觉原来京城里还有一位这样的人物。

  彭振远是御林军统领,地位官职自是不用说的。他家中人口简单,上边只有一个年迈的老母亲,而且彭家自祖上就是武将,彭振远的母亲也是将门虎女,这样的女人打发起来相当简单,她将来若是嫁进去了定然不会有复杂的婆媳关系要处理。

  只是,这么好的意中人却偏偏对自己没有半分留恋,刚才在门口的时候她多次跟彭振远说话递眼色,竟没有收到半分回应。

  “难道这个莽夫真的看上了我那个乡下来的姐姐?她有什么好,从小就是没娘养的,又是在乡野之地长大的,哪有我知书达理?”白悠悠气愤,一拳头砸在了软枕里。

  百合赶紧放下茶杯,道:“小姐,您别生气了,奴婢瞧着那个彭大人也没什么好的,又粗鲁又莽撞,长得五大三粗的,模样也不怎么样。倒是那个冯将军很好啊,虽然是武将,却生得面红齿白,而且十分幽默有礼,小姐不妨在冯将军身上下下功夫,何必要在那个不懂风月的武夫身上费心呢?”

  屋里几个丫鬟都是白悠悠的心腹,听百合这么一说,几人也都连连点头,显然是跟她想到一起去了。

  白悠悠却道:“你们懂什么?那冯将军的确是个生得好又脾气好的人,但他却是脾气太好了,好到心眼儿多得跟蜂窝似的。再说了,冯家的家教在京城可是出名的严,你瞧那个冯若诗,整天冷着一张脸,他们家冯夫人也是那个模样,我若是嫁进去了,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罪呢!”

  其实一开始白悠悠也想过冯宇谋,只是现在,她改变主意了,她要为自己婚后的生活做打算,不能只图眼前的好。

  “不懂风月?”白悠悠勾了勾唇角:“不懂风月也挺好的啊,至少不用担心彭大人以后会去那种风月之地,或者给我弄几个小妾回来?!?br />
  百合忙道:“还是小姐想得周到,我们几个都看冯将军好,别人看着冯将军肯定也觉得好,到时候那些狐媚子都往将军身上贴,保不齐将军就会带回来膈应小姐,还是彭大人好,看上去傻傻憨憨的,就算有狐媚子献殷勤,他这么不解风情,那还不是白费心思?”

  百合这话说到了白悠悠心里去,当即便脸色好看了起来,只是一想到彭振远对自己没有一点儿回应就十分郁闷。狐媚子勾搭他不成功,她想要拉进一下距离也是不行??!

  “也不知道白曼那个贱人到底有什么好的,居然让彭大人那个傻汉子这么看重,我用自己的名字下帖子他不肯来,一看是白曼的帖子二话不说就接了!还有宁安郡主和秦小姐那几个,她们跟白曼才认识了多久,怎么就这么为她说话了?还有,她到底是什么时候跟宁安郡主认识的你们到底打听清楚没有?她在京城不是只有洛家那个商贾之女做朋友吗?何时认识了郡主?”

  连她都没有机会跟云舒说话聊天呢,可白曼刚来京城还没一个月呢,居然就跟云舒成了这么好的朋友,真是想想就觉得气得慌!

  百合跟几个小丫鬟看了看,摇头道:“那个,小姐,夫人派过去服侍大小姐的……不是,是服侍那个女人的丫鬟!”

  见白悠悠不喜欢听自己称呼白曼为大小姐,百合赶紧改口:“那几个丫鬟都说那个女人看似大大咧咧的,其实挺谨慎的,而且不怎么爱说话,平日里不是吃饭就是蒙头睡觉。大人不是说让她有空多看看书吗?她看上两页便称无聊,扔下书就回床上睡觉去了。咱们的人实在是什么也打听不出来??!”

  “不爱看书?”白悠悠心思一动:“不爱看书这不是挺好的吗?就让她睡吧,爹爹不是还说要让娘亲给她找个门当户对的婆家吗?娘亲费尽心思找了,但她自己却是个大字不识的蠢货,人家婆家看不上,那也就怪不得娘亲不上心了??!”

  大小姐又怎样?只要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,就算是个公主郡主,时间长了也是会被夫家厌弃的。更何况这个白曼又没有多强硬的娘家做后盾,若是个亲娘也就罢了,现在是个后娘,哪个后娘会为了原配的女儿出头的?面子上过得去就行了。

  百合赶紧恭维道:“小姐说的是,她白曼虽然是原配生的也没什么用,论才情,她哪点儿比得上小姐您的?别看她现在趾高气扬的,不把夫人和小姐看在眼里,将来啊,等她出了门子碰了钉子,就等着回来跪求夫人和小姐给她撑腰吧!”

  白悠悠的心里平衡开阔了许多,脸上也多了几分笑容。

  算算时辰,范嬷嬷也回去好一会儿了,她得赶紧趁着白曼还没有来把该做的准备全都做足了。

  招了招手,白悠悠将百合几个丫鬟叫到了跟前儿,嘱咐道:“白曼不是不爱看书吗?这种出身乡野的丫头粗鄙不堪,大字不识几个,就算是嫡长女又如何?那些小姐们自视清高,别看她们表面上对宁安郡主恭维不已,其实背地里也是瞧不上她出身的?!?br />
  百合几个丫鬟立即便明白了,垂首道:“小姐放心,咱们几个跟那几位小姐的丫鬟都熟悉的很,只要跟她们白话上两句,保准儿整个园子里的人都知晓了?!?br />
  “嗯,去吧,我有些乏了,正好在这儿休息一会儿,等下诗会开始了,别忘了来叫我?!?br />
  白悠悠摆摆手打发了几个小丫鬟出去,自己便倚靠在软枕上闭目眼神了,即便是闭着眼睛的,她的嘴角依然有笑容溢出,显是对自己的计策十分满意。

  百合几个丫鬟的嘴皮子果然厉害,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该说的话都说了出去,张家小姐的丫鬟说与李家小姐的丫鬟,赵家小姐的婆子说与王家小姐的婆子,等白曼来到悦风诗社的时候,几乎人人都知道白家的大小姐是个目不识丁粗鄙不堪的乡野丫头了。

  还有云舒也被捎带脚地拉了进去,虽说她是瑞王的亲孙女,厨艺又是被皇帝夸赞过的,但关于她诗书方面的才华的确没有展现过。

  于是便有不少人觉得她是故意将自己的优点放大,这样便能将她的缺点掩盖过去,也就没有提起她不懂诗书的事了。

  云舒出门向来没有带丫鬟的习惯,白曼是被秦雨露身边的丫鬟领过来的。据丫鬟说她到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位姑娘好奇地左右打量,上前问过了才知果然是白家的大小姐。

  云舒拉着白曼坐到了身边,道:“不是那个范嬷嬷去请你的吗?怎么你一个人在门口转悠?”

  白曼根本没有将这些事放在心上,依然没心没肺地笑着:“她??!被我气得半路回去了,我就一个人来了呗!要不是知道你在这里,我才懒得过来呢!”

  噗!

  秦雨露当先噗嗤笑了出来:“怪不得舒姐姐喜欢白姐姐你呢,你果然很好!”

  冯若诗也点头笑道:“的确是个妙人?!?br />
  她性子冷,不喜那些弯弯绕绕的花肠子,所以对白曼这样直爽的人最是欣赏,也很喜欢跟这样的人来往。

  白曼憨憨笑着挠挠头:“我哪里好啦,我觉得你们才好呢!你们说话做事都十分有礼,而且说话谈吐也特别文雅,我家奶娘一直说我不够稳重不够淑女,若是让她见到了你们啊,肯定会大加赞赏,让我要向你们好好学习呢!”

  几个小姐妹都忍不住笑了起来,赖在不远处不肯离开的几个小姐听了白曼这番话,再想想之前听到的传闻都忍不住掩唇讥笑,相携着手走开了,她们得把这个事实告诉所有人才行,白家大小姐啊,就是个大草包呢!

  提到了奶娘,云舒便忍不住道:“我听风吟说过了,你奶娘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两次劫匪,若不是他……若不是彭大哥派去的人暗中相助,只怕奶娘难以平安回到庄子上?!?br />
  她是实在没料到这个白韩氏居然有这么黑心,真的派人去伤害奶娘。朗朗乾坤,居然有人在京城脚下行打劫之事,这里面绝对有鬼!

  白曼似乎咬了咬牙,却没有再提及奶娘被劫之事,只是笑着说道:“现在都没关系了,那女人已经答应我将奶娘接回京城来了,我是等接人的人走了才出门来这里的?!?br />
  怪不得白曼这丫头真的来了悦风诗社,敢情是趁机用奶娘的事跟白韩氏做了交易??!不过也正好,奶娘留在她身边她们娘俩儿也能有个照应,以后就不是白曼一个人在京城孤军奋战了。

  “诗会马上就要开始了,咱们过去瞧瞧热闹,我还是小时候跟着娘亲参加过一次呢,都多少年过去了,印象也模糊了?!?br />
  今日来诗会也不仅仅是为了跟白韩氏做交易,她也是想借着今日重温当年跟母亲在一起的时光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