泸州福利彩票中心电话: 302、请叫我东家4

  “好啦,不想那么多了?!痹剖媾牧伺姆缫鞯募缤?,宽慰道:“我就算是出海捕鱼也不会去那么远,顶多就在靠海的地方停留一会儿。你别担心我,我这么财迷,哪能让那些坏人把我的船给抢走?”

  这倒是真的,谁也不能抢走她的银子。

  风吟又是好笑又是好气,抬手在她额头敲了一下:“好,小财迷!”

  虽然嘴上没说,不过风吟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,一定要把那帮水匪一网打尽,既为了百姓,也为了他的女人!

  招工启事一贴出去,立即就有不少村民上门来报名了,还有人去娘家朋友家宣传了一番,连别村的人都知道了这事一起上门来了。

  云舒需要的是手脚麻利但嘴巴严实的人,当然人品也很重要。所以挑选工人的时候还是有些困难的,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清楚了解,她挑到的多是本村的人。

  在人群中,有一个人格外显眼,正是云益的媳妇儿周氏。

  从周氏一出现在人群里,云舒就看到了她了。

  云舒对这女人的印象还是不错的,以前还没跟云家断绝关系的时候,刘氏和吴氏都欺负过罗清漪,这周氏基本上没有。

  不过没欺负却不代表帮过她们,所以云舒对她没有恨却也没有感激。

  又因为她现在不想跟云家那边再有半分关系,所以很直截了当地拒绝了周氏。

  周氏似是早就想到了这个结果,脸上有些落寞,却没有生气吵架,而是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了。

  在场的村民们对着她指指点点,连王婶子也忍不住说了两句:“哼,当初断绝关系的时候不是挺厉害的吗?现在倒好,居然还舔着脸回来求你,他们这脸皮也真是够厚的!”

  余阿香不了解这边的情况,只是埋头做自己的事并没有说什么。

  不过一直在旁边看着云舒招工的罗清漪突然脸色微变,悄悄地将云舒拉到了院子里,犹豫着说道:“有件事娘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?!?br />
  看她这脸色就知道,这件事定然跟周氏有关。

  云舒点点头:“娘,咱们俩还有什么不能说的?你尽管说吧!”

  罗清漪叹了口气,道:“其实你应该也猜出来了,就是你二婶儿的事。之前你二婶儿来找过我几次,也曾经悄悄地帮过我几次。我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真心要帮我的,所以没敢跟你说?!?br />
  这些事云舒还真是不知道,周氏居然暗暗地跟罗清漪示好,莫非是她想要跟这边修复关系?

  可不管怎样,云舒都不想再跟云家人有半分关系,即便周氏示好,她的心里也没有半分波澜。

  “娘,可能她跟别人不一样,不过,咱们以后还是少跟那边的人多接触?!?br />
  罗清漪也赶忙道:“我知道的,只是,我觉得你二婶儿突然示好肯定有什么内情,你以后还是多注意一些的好?!?br />
  云舒知道罗清漪这是担心她,拍拍她的手点点头。

  来报名的人很多,所以云舒招到的工人也不少,她挑的都是身强体健力气大,看上去又老实话少的女人,因为作坊里也有一些重活儿需要男人们出手,所以她还挑了几个男人。

  只不过年轻的汉子们都看不上这小小的鱼丸作坊,所以来的男人除了年纪大的就是一些初出茅庐的小年轻,弄得云舒就算是想要多留几个干活儿的男人都找不到。

  不过她有信心,只要自己的鱼丸作坊做大了,还怕招不到能干活儿的男人嘛?

  工人齐了,云舒却没急着开工,她要先给大家开个会才行。

  望着院子里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说笑的人们,云舒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,她已经站在这里快有一刻钟了,结果大家该说的还是在说,居然就没停下来。

  余阿香想要出声阻止大家,却被云舒给拦住了。她就不信了,这些人们以前就没有出去打过工,难道在以前的主家干活的时候也是这么懒散随意吗?

  不知道是谁咳嗽了一声,众人都渐渐地停止了说笑,不过大的声音没有了,窸窸窣窣说小话儿的还是有不少。

  云舒唇角一勾,径直走到了一个身形高大皮肤黝黑的妇人面前,那妇人还在跟身旁的同伴说笑,根本没发现云舒此时就站在她身后。

  同伴早就不跟她说话了,见云舒来了赶紧给她使眼色,偏偏这黑女人还是没什么感觉,反而问同伴是不是眼睛疼。

  噗哈哈!

  众人都哈哈笑了起来,这黑女人回头看的时候才发现了身后浅笑嫣嫣的云舒。

  “哎呦,舒丫头,真是对不住,我没看到你在这,呵呵?!?br />
  这黑女人并不是云水村的村民,云舒挑选她进作坊也不过是看她力气大,想着能顶个男人用。

  只是没想到,昨儿看着还老实巴交的她,今日一瞧,居然这么能说!

  穿越到这具身体之后,她的眼光都变差了许多呢!

  “这位婶子,我好像跟你并不熟,以后,请叫我东家?!痹剖嬉廊皇切ψ诺?,只是眼睛里寒意森森。

  那黑女人顿时尴尬了,她的确跟云舒不熟,统共也才见了两面而已,只不过她听云水村的人们云舒、舒丫头的叫着,她也就跟着叫舒丫头了。

  黑女人虽然话多了一些,不过心眼儿还算不错,当即便老实了,点点头改了口:“好,我,我以后叫你东家?!?br />
  黑女人虽然改口了,但站在门边的一个男人却看不下去了,不屑地撇了撇嘴:“一个小丫头还自称东家,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!”

  他这声音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云舒刚好就听到了。

  这个男人她记得,是被他家女人逼着过来的,他的小姨子正好是云水村的媳妇儿,就想着拉扯一把自己的姐姐。

  偏偏啊,这个姐夫看不上女人,更瞧不上小小年纪就开了个作坊的云舒,甚至还对不少同村一起来的人说云舒这鱼丸作坊定然开不长久,过不了俩月就会关门大吉。